星零

命之改途(四)

暮云在焉逢挥刀刺杀骁月帝时已站在大殿门外,亲眼看到、亲耳听到就是这么一回事。暮云疑惑的脸色配上一双受伤愤怒的眼睛就,他如被当头棒喝一样,顿时愣住了。在看到焉逢想要反手刺向商睿时“哥,不要!”暮云大叫一声,同时飞身檔到商睿面前。

另一边强梧、端蒙、横艾及尚章四人早已被青衣、黄衣、及赤衣带领着骁月的士兵重重包围。焉逢猛然瞄见飞羽被困,眼神一狠 “强梧,端蒙,横艾,尚章,撒” 看出横艾担心不愿走的表情,他决不容许飞羽受伤“横艾,别管我!快撒!”被焉逢的行为深深打击到的暮云,冲着焉逢痛苦的怒道“哥,为甚么?不这不可能!这不是真的!你骗我!为甚么!”手上已化出封日冥泉直指焉逢。

暮云脸色瞬间非常暗沉“哥,你告诉我,这一切都是假的是不是?你说过会护我周全,你说过只想陪在我身边,你不会骗我的对吧?告诉我啊……”焉逢的沉默不语令暮云委屈的心渐渐的静下来,“看样子,是我一厢情愿了。”,闭上带有血丝的双眼,紧咬着牙关。当暮云再次抬头的时候,面上已没有了受伤的表情,愣愣地看着焉逢 “原来你一开始就是在利用我。你从来没有当我是你的亲弟弟。”

暮云痛心疾首的对焉逢说完这句话,一个转身猛地跪在商睿面前,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,低头一刻眼中滚下一颗大大的泪珠,同时也不知不觉带走了某些东西, “义兄,暮云知错了。”暮云凄凉的扯起嘴角自我嘲笑道。

“暮云,这次的事是因你而起,无论如何铜雀也要给陛下一个交代,今日追捕刺客一事就全权由你负责。”

“义兄,暮云一切听义兄的,但求义兄放过我的哥……不是,求义兄放过焉……逢。”商睿看到暮云失魂落魄的身影,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,只是听到接下来的话,却又让他忍不住对暮云怒吼起来。“就算你明知他利用你,你还相信他真的在乎你,能愿意为了你这一个十多年没见的弟弟放下一切吗?难道你要等他再次利用你、背叛你、伤你的心?你刚刚不是已看清了所有,你心中不是早已清醒了吗?”

“我在这世界上就只剩下他这一个亲人了,其他的暮云一切听义兄的。”

“暮云,你不是只有一个人,你还有我。只有我永远不会离开你,永远不会抛弃你。你还记得当天你在山洞内向我保证的事,铜雀的规矩你打算怎样?”

眼见焉逢被困结界,生死就在商睿的一念之间,暮云就是这么重情,即使焉逢骗他,利用他,但却还是固执的坚持留他一命,努力哀求“暮云知道,求义兄开恩。我做甚么也可以。”

“好!但是其他人必须死!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保他还是保飞羽,你自己决定!”

暮云低头沉默思考了一会,最后不带半分情感的说“暮云知道了!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有部分用回剧中的对白,请不要见怪。

命之改途(三)

暮云在尧汉被飞羽商横施的串神咒困了两天,剑气一时半刻也用不到,回到铜雀这些日子都在养身子。每天都在哥哥和耶阿希的陪伴下渡过,暮云也开始向哥哥闹些小脾气。
“又吃药?不是说我的剑气只要半月自然就会恢复吗?”
“哥,你做的饭真的很容易识别,不好吃!”
“义兄有任务给你,你就快去,别在这晃来晃去!”
还不忘皱了眉再噘了嘴,一副嫌弃的样子。虽然暮云很想焉逢陪着,但他明白现在焉逢尽快取得商睿的信任,在铜雀站稳位子才最重要。

“义兄”暮云走进寝殿见商睿突然呛咳起来,担心得就快步走到商睿身边给他顺气“义兄的身体好像未有见好,传太医了吗?”

“为兄没事”商睿拉过暮云的手,欣慰的拍了拍。“来,为兄有件事情要告诉你,坐。今早为兄进宫面见陛下,陛下已同意授予焉逢铜雀尊者的称号。三日后将在新修的金庸台设宴,也正式给焉逢赐号。”

商睿一直以来都昐尽早轩辕合一,但不竟共处了十数年,说是魔尊无心,又岂会无情,还是望最终能保下暮云。“真希望这一切不是真的,如果暮云知道他万般信任的亲哥哥,只是利用他引飞羽入城刺杀陛下,这会大受打击呀!”

暮云心中满是喜悦,笑得连眼睛都弯成小半月,“谢谢义兄!”一向不太会说话的暮云,这刻只能对一直纵容自己的商睿道出感谢。

“为兄知道你一向不喜酬酌,就不知你今次会否愿意陪我前去。”商睿这刻十分挣扎,知道真相的暮云必定难以承受,商睿也有过一刻的不忍,只是为了轩辕合一,暮云必需亲眼看到焉逢的阴谋,他要暮云选择,在生死关头是选他,还是焉逢。

“暮云听义兄的!”暮云听了商睿的话后,立即喜上眉梢的露出甜甜的笑容,点了点头,乖巧地应道。

半月的时光,一闪而过,但足够焉逢策划丞相给予的任务。而在暮云不知道的日子,焉逢放了飞羽入城、安排飞羽于宴会日潜入金庸台,却不知紫衣已洞悉他们的悉数计划。

宴会当天,飞羽众人利用尚章加持了横艾法力的隐身结界进了皇宫。

大殿上,商睿与焉逢分别坐于骁月帝的两边,焉逢进殿后敛色屏气,仔细环愿四周,距离预定行动时间尚有一刻,焉逢根本无暇顾及对面神态自若的商睿身旁留空着一个座位。骁月的大臣坐于阶下两侧,眼见紫衣尊者身旁的席位都未有多言。唯有骁月帝对着商睿意味深长的扯了扯嘴角“皇兄,白衣尊者怎么还未见人?”

焉逢被突如其来的话吓得浑身一颤“暮云会来今天的宴会!?”变故往往只在一瞬之间,殿外一声报号“铜雀白衣尊者面见陛下”,就在商睿想起身迎接暮云的同时⋯⋯“嗖”的一声,带着黄色剑气的一支暗箭突然从殿的一角射来。暗箭没射中目标,因青衣突然就现身于大殿中央将箭挡下。

“嘭!”飞羽的强梧、端蒙、横艾及尚章就出现在殿内,向两侧的大臣攻去。焉逢也来不及细想,时机总不能错过,化出方天画戟,飞身攻击骁月帝,一刀封喉,血喷如注,骁月帝似乎知道自己必死无疑,瞪大眼就往皇座的一边倒去,身体却是化作万点光芒渐渐消失。“行刺暴露了,怎么会,整个计划都是完美的,暮云!一定是他!” ,焉逢立马恨绝凌厉的向其余的飞羽大叫“快走!计划失败了!有埋伏!”,念头一转刚想冲前一步,手中的方天画戟就想向商睿刺去,却被预先设好的结界撞倒在地上。焉逢叫出这句话时,彻底忘记了已站在大殿门外的暮云。

命之改途(二)

焉逢跟着暮云回了骁月,刚进云舞阁焉逢就被黄衣带人包围。“暮云,你竟将飞羽的人带上云舞阁,上次你带这个小丫头就算了,难不成你真想背叛君尊!”黄衣一向看暮云不顺眼,为什么他就能一次次得到君尊宽容!黄衣怒视着三人。

 

焉逢刚想回嘴,就见暮云可怜兮兮的拉了拉自己的衣角“哥,别管他,我们先去找义兄。”,深怕哥哥要是跟黄衣打起来,义兄就会不让哥哥留下来一般。

 

暮云转头收起乖巧的样子,恨恨地瞪了黄衣一眼,又温柔地对耶亚希道“耶亚希你先去上次的房间休息吧!哥哥和我待会过来。”

 

走进殿内,紫衣商睿见到面带微笑像得了糖一样的暮云,不禁心中一震。“还真把人给招回来,十多年来我护你周全,竟就是一个有血缘的亲哥哥就让你将我比下去!”思及此,商睿的脸沉下去,面无表情的拿起茶杯自顾自的品茶,连眼神也不再分给下头的两个人。

 

见商睿不理自己,暮云慌寸大乱,暗暗想“不是义兄说只要劝哥哥归顺就可以,义兄这是在生气?”随即跪下再软软糯糯地叫了声“义兄,暮云回来了。哥哥也说会加入我们了。”

 

商睿将手中的茶杯放下,跟身边的赤衣道“馨儿,你让人收拾一个房间给焉逢。”转头看了焉逢一眼,不带感情地说“你既然愿意离开飞羽,从今天你便是咱们铜雀之人。你们都下去吧!”

 

这个“你们”明显是跟焉逢、黄衣、青衣与乌衣说的,绝对不包括还跪在殿下的暮云。因为在刚刚紫衣才说出这话,见紫衣压根没有理睬过自己的暮云,立即抬头用一双明显已红了的眼框看着紫衣。又是放软了嗓子喊了声“义兄!”

 

对视了半刻,等殿中只留下两个人,商睿才慢慢的站起来走到暮云身前,稍为用力的抬起暮云的下巴,原本苍白的小脸又红了几分。

 

不知所措又不敢喊疼的暮云,只好眨着微带水气的眼睛看着商睿,然后听到“到往常的山洞等我!”

 

浑浑噩噩地走到山洞中的暮云,边走边想这次是做错了甚么让义兄这般生气,所以也没注意到悄悄跟着自己的焉逢。

 

焉逢在离开大殿后一直守在殿外,在看到暮云出来时本想叫他的,却发现暮云失魂落魄地向后山走去。不知是因为真的担心弟弟还是其他的,脚步就跟上了。隔了不久看到紫衣的身影,焉逢勾起嘴角暗自称赞自己的聪明。

 

站在山洞中暮云不禁想起上一次与紫衣的对话。“如果我和焉逢只能二选一,你选谁?用你的剑告诉我!”,商睿就在暮云的沉思当中走进了山洞。

 

看到全然在放空的义弟,“暮云”商睿这一声叫喊,暮云猛地又跪倒在地上,想也不想的努了努嘴回道“义兄,暮云知错了。”

 

商睿不自觉地摇头,伸手将暮云扶起正色道“你应该知道铜雀的规矩,加入可不是这么简单。你是为兄的义弟,当年是略过了一切的规定,但焉逢不能。”

 

暮云点点头,以为商睿并不是在生自己的气,只是在苦恼这个。心想一定不能让哥哥接受铜雀的试炼,急忙将责任抢到自己身上“暮云知道,我向义兄保证,哥哥说了他只想陪在我的身边,哥哥是一心一意加入铜雀的。”

 

看到完完全全沉醉在兄弟相认的喜悦中的暮云,商睿眼中闪过一丝不悦,心中盘算“看来很快就能实现轩辕合一,暮云呀!你可不要让为兄失望,否则你就别怪为兄恨心了。”

 

商睿摆摆手“义兄相信你。”后又略带不满的说“这次回来可是伤着了?怎么就不会护着自己的身体,你好好养着,别的就先不要管。”暮云见商睿这般关心自己,顿时心感惭愧,乖顺的对商睿笑了笑“义兄,暮云知道了。谢义兄关心。”

 

在洞外偷听的焉逢虽然不知道紫衣说的试炼和规矩是甚么,但也勾起嘴角知道这关是过了。

命之改途(一)

虽然暮云是真真下凡历劫这个梗已经有很多大大写过,写得很好。我是第一次写文,文笔实在不好。就是看剧快要气死,心痛暮云弟弟,虐得全身也痛。希望写过虐飞羽虐焉逢的文,令心里好过一点,请大家见谅,将就着看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正文================

 

在与青丘相连的十里桃林,桃花漫天飞扬,自命退隐三界、不问红尘、情趣优雅的折颜上神此刻却是坐立不安。

 

半月前,青丘四殿下白真上神,在又一次被投喂了一碗苦得连狐狸耳朵都差点露出来的药后,果然在隔天早上折颜就发现先自家小狐狸又离家出走了。

 

本来想着等过几天小狐狸消气了就会回来,这几天就多酿几瓶桃花醉,小祖宗回来好赔罪。

 

纯阳洞内,折颜刚把新酿的桃花醉放好,突然而来的一阵心痛这令折颜有些不安。

 

到了北荒竟没找到白真的身影,于是又腾云到青丘“真真没回青丘吗?”

 

狐后嘴角含笑“怎么?真真又跟你闹别扭了吗?”折颜尴尬又无奈的“不就是要真真吃了几天的苦药。”

 

狐后听后有点懵“真真是被你宠坏了,那就只好你去请回来。”折颜也是无办法,人是自己宠的,只好四海八荒的去找。

 

北荒找了、没去天宫找白浅、西海也没找着,“真真啊真真你都去那里了?”折颜这十天都快把四海八荒翻了个转,都快要每家每户地去问是不是你把小狐狸藏了起来了。

 

九重天上,司命正全身发抖地看着手上的命簿。“折颜上神若知道了,会不会灭了我呀。”

 

对了,司命手上的正是被我们老凤凰捧在手里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的白真上神下凡历尊神刧的命簿。这四海八荒内上神本就不多,很多上仙不是等不到飞升的机会,就是历刧失败灰飞烟灭,所以更不用提尊神的刧。

 

“他不灭了你,就怕他再找不到,这四海八荒都要人仰马翻了”东华帝君手中抱着熟睡的红毛小狐狸,一边轻柔地给小狐狸顺毛,一边幸灾乐祸笑着走远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尧汉飞羽大牢内,暮云的双手被加了束神咒的寒铁锁链禁锢着,被封法力的暮云连动一动手也十分艰难。

 

“已经两天了,飞羽那班人到底想怎样”正在思考如何能脱身的时候,大牢的门被打开,好像有人叫着暮云的名字冲进来了。

 

那人正是飞羽焉逢,“暮云,哥带你走!”暮云模模糊糊的被焉逢背着离开了尧汉军营,本应遇到的追捕别说飞羽却连一个士兵都没踪影。

 

“丞相,真的让他们离开?好不容易才抓住了白衣,只要废了他,铜雀实力必大打折扣,到时攻破幽山就有望!”多闻使得知焉逢竟不顾军法劫狱救走白衣,不耐烦地在公半朔的帐内申说。

 

暗暗勾起嘴角的公羊朔道“放心!一切都在本相掌握当中。”

 

密林小屋中,“你现在已不能回尧汉,不如与我一起回铜雀,我相信义兄一定会接受你的。”这两天下来,焉逢硬要暮云休息,亲手喂药,照顾得暮云一个感动,哥哥始终是在乎自己的,虽然嘴上不肯服软,但心中却已经认定了焉逢这个哥哥。

 

听不到焉逢的回复,暮云眼中的光芒也渐渐暗淡了,不自觉地咬紧了下唇。

 

“好!”原本已失望得低下头的暮云一下子猛地抬起了头,不可致信的看着眼前微微笑着的哥哥。“真的吗?”

 

焉逢心中暗暗道了声“对不起,暮云。待我完成了这次的任务,哥哥一定会带你回尧汉,好好照顾你,到时候我、耶亚希和你一定不再分开”,然后伸手拉起暮云紧握拳头的手拍了拍“不过我只做过闲人,哥只要能陪在你身边就好。”